谷雨影像|李诞对谈携程老总:脱口秀要天分,创业有风险

原标题:谷雨影像|李诞对谈携程老总:脱口秀要天分,创业有风险 来源:腾讯新闻

2020对于全世界来说都是难熬的一年,对李诞和梁建章来说自然也不例外。这两个男人看似毫不相关:一个是当代年轻人的“生活态度领袖”,被冠以懒、丧的标签,却获得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;另一个是出身天才少年班的携程董事局主席、北大教授,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——创业者。2020年,他们都经历了人生的低谷,却也都因喜剧而走出了至暗时刻。

“梁建章都这么拼了,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?”

2020前半年,笑果文化的线下演出和海外巡演因疫情停滞,又接连经历了池子出走、卡姆涉毒、程璐思文离婚等核心成员变化带来的争议。这些风波对于刚刚崛起不久,还处在发展期的笑果来说,无疑是致命的。公司人心惶惶,甚至有人担心公司要撑不下去了。

为了让大家不要“一团和气地死”,李诞主动承担起大家长的责任。

《脱口秀大会》第三季成了公司的背水一战。

第一期开场,他就把公司的负面新闻拿出来一顿调侃。当时公司内部也有担心,但李诞觉得它就是房间里的大象,如果他一开场就戳破这件事,后面大家讲什么就都顺了。

节目如愿成了爆款,播出期间全网有几百个热搜,许多片段也在社交媒体上获得了大量转发,成为话题讨论的中心。脱口秀突破了圈层,走向了更广阔的世界,线下剧场的票变得更加一票难求。这令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的李诞感到欣慰,但也在他预料之中,“时候到了。”

而对梁建章来说,做携程旅游20年,2020年是他有生以来走过最多的地方的一年。为了推广因疫情而停滞的旅游产业,他亲自去了20多个省和城市,在当地直播带货,用讲段子的形式推销各种旅游产品。

在镜头里,他穿戴着大象装扮,绘声绘色地给观众讲故事:“大家好,我是携程大导游梁建章,我给大家创造了一首大象诗,象象象,举鼻一木棒,大耳扇左右,粗腿走四方。”

直播网红是梁建章2020年的新身份。当时携程面临的冲击是史无前例的,2020 Q1营收同比下滑明显,与此同时,占收入一半的国际业务大范围停滞。

这一年来,梁建章完成了37场直播,cosplay过古装书生、包公、海王等多个形象,被网友围观了1.7亿次,带货成果达24亿。最极端的时刻,整个平台将近三成的销售由他的直播拉动。

梁建章的直播出圈了,还上了好几次热搜,不少人在社交媒体上调侃,“梁建章都这么拼了,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?”

“就是这个时代让我这种人有饭吃”

李诞和梁建章能成为现在的自己,不仅超出公众的预期,恐怕连他们自己也不曾设想过。

从小在矿区长大的内蒙古人李诞,学生时代并不算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。“我的天赋就是从小嘲笑(你)这样的好学生,嘲笑得特别好,可以率领全班同学一起笑话你。“李诞对梁建章说。

中学时代的应试教育让他感到无聊,大学在广州读社会学,却没上过几节课,天天在宿舍躺着。很长一段时间,他觉得干啥都没劲,只想把自己灌醉。

互联网的兴起让李诞找到了自己的舞台。他开始在微博上书写《扯经》,文章被很多人分享。那时他还是个悲观的文学青年,在《南方人物周刊》做过实习记者,对媒体的崇高感幻灭后,毕业后进入奥美做广告文案。

2013年,东方卫视的《今晚80后脱口秀》找到当时已经小有名气的李诞,问他愿不愿意来做幕后写手,李诞答应了。做这档节目的导演叫叶烽,也是现在笑果文化的创始人之一。

后来,李诞从幕后一步步走到台前。随着《吐槽大会》《脱口秀大会》的爆火,李诞一路飘红。在网友眼中,李诞是那个“凭一己之力把脱口秀带入大众视野”的人。

李诞说,“就是这个时代让我这种人有饭吃,我觉得这个时代特别好。”

相比之下,梁建章前半生的人生轨迹,则显得过于正确。他1969年生于上海市,13岁时以“电脑小诗人”闻名,16岁就读于复旦大学第一届少年班,毕业后赴美留学,30岁回国创立携程。在携程成功上市后,他功成身退,沉浸于人口经济学研究。2013年,携程出现危机,他再次现身力挽狂澜。

长期以来,梁建章在公众面前的形象是大佬企业家,没想到2020年,已到不惑之年的梁建章走到镜头前,放下身段开始直播卖货。虽然梁建章在视频中cosplay的大多数的造型都被评价为“辣眼睛”,但他无所顾忌。

梁建章坦言,一开始做这种“不要脸”的表演来吸引眼球,也会有心理压力,自己20岁的儿子说根本不敢看。

李诞哈哈大笑,“20岁正是害怕自己的父亲给自己丢人的年纪。爸爸,我伟岸的父亲,你在干什么?”

“选择比努力重要”

梁建章身边的很多年轻人是李诞的粉丝,在他们的撺掇下,梁建章希望从跟李诞的交流中学到年轻人喜欢的幽默方式。

提及自己的成功,李诞的看法是,“选择比努力重要”。随着消费升级,文化消费的支出在人们生活中的比重越来越大,脱口秀的火爆是时代的产物。

“我们节目都特简单,就是一个人、一个麦、一个框。用电视看可能你会觉得有点单薄,但用手机看特别方便,就是上地铁公交(看一段),然后睡前过一段。”在李诞看来,脱口秀正是移动互联网兴起下一种新的流行文化方式。在生活节奏紧张,压力大的城市里,年轻人对于娱乐和幽默的渴求成为一种刚需,脱口秀自带的爽、发泄的特质,很好地满足了观众的需求。

“我有一个极端观点,我就觉得每个人都可以做5分钟脱口秀演员。至少是生活在一线城市的朋友,都不用训练,现在就可以。”李诞说。

之前中国的单口喜剧在线下发展了很多年,一直没有水花。大多数脱口秀演员养不活自己,只能白天上班,下班之后在各个酒吧赶场。李诞的团队花了好几年的时间集中做节目,培养有兴趣去线下看演出的“喜剧人口”,真正把脱口秀做成一个商业模式,不过是近两年的事情。

就像梁建章当年洞察到旅游业的爆发一样的,李诞和笑果文化洞察到了近几年语言类文化消费的兴起,踩在了时代的脉搏上。

梁建章的创业之路,也是因为抓住了3次重要的风口。

在他刚开始创业的1999年,当时的互联网只能收发邮件,人们出门旅游只能通过传统的旅行社。梁建章感受到了其中的巨大不便,决定开始做互联网旅游,让人们能够在网上预订机票和酒店。

2013年,梁建章判断未来的趋势会是移动互联网的天下。尽管那个时候移动端的业务只占携程整个收入的10%,梁建章要求携程业务全力向移动端转型。

“我从此以后不看任何有PC截屏的 PPT了。一旦谁给我做PC截屏的PPT,(我就要求)立刻停止、重新分析重做。”梁建章跟李诞说。靠着严格的要求,他很快就把全公司的思路扭转过来。

果然,随着移动互联网以及微信的普及,朋友圈打卡成为推动互联网旅游的巨大动力。现在携程的业务,几乎已经全部发生在移动端了。

2020年,梁建章第三次挺身而出。他意识到了直播带货的力量,巧借幽默的方式,帮助携程的业务加速回暖。他放下身段卖力营业的样子,让身边的员工感觉“这个老总既憨厚,又温暖”。

李诞把自己觉得好玩的事带到公众面前,让大家都觉得好玩,进而成了一个产业;而梁建章从一个企业家、人口学者的严肃面孔中走出,摇身一变成了网红。

李诞说,“谁的成功都是特偶然的事情。”梁建章和李诞都是这个时代的幸运儿,他们抓住了命运馈赠的彩票,在对的事情上用对了力气,就幸运地把它兑现了。

*腾讯新闻谷雨影像纪录片《“荒诞”创始人vs百变董事长》1月20日正式上线,可登录腾讯新闻客户端,搜索“谷雨影像”观看视频。

撰文|青木 编辑|史提芬车 周安 出品|腾讯新闻谷雨工作室

出品人|杨瑞春 主编|王波 责编|程婕 运营|张箫 黄绮婷

版权声明:腾讯新闻出品内容,未经授权,不得复制和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

RIPRO主题是一个优秀的主题,极致后台体验,无插件,集成会员系统
2020年江苏快3开奖_2020年正规彩票排行榜_246免费·天下彩 » 谷雨影像|李诞对谈携程老总:脱口秀要天分,创业有风险